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全能大佬絕不瞎搞事-753.易商離開相伴

全能大佬絕不瞎搞事
小說推薦全能大佬絕不瞎搞事全能大佬绝不瞎搞事
“他们这是……是……放火烧了……三奇门?”
戚兰若一句话说的结结巴巴。
她目前也很讨厌三奇门,可她想的最深的,就是给三奇门下个绊子教训一番,绝没有到直接一把火烧了三奇门的地步。
更别提,这是直接用玄术啊!
陆容定定望着远处的火光,心情突然就愉悦起来。
她转过身去,一边往前走,一边道:“走吧,他们说会追上来的。”
啧,现在她是真的觉得时自秉和连正坤开始顺眼了。
戚兰若转身跟上,仍有些吃惊的说道:“连道长这么做也就罢了,以他的性子……唔,不是没有可能,但时道长……”
戚兰若实在很难想象,像时自秉那样端方自持,光风霁月般的人,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
陆容瞥她一眼,不紧不慢道:“你太小看时自秉了,不知道的多着呢。”
时自秉自小的经历,就注定他不可能是个根正苗红的正派人。
如果他真的很正,就不会做出后来癸未之变里,利用困戌影的法阵解决掉所有玄师精英的事,更不会算计那时只是个婴孩的她,将她列为计划的核心。
种种事迹,都表明时自秉其实很狠,不比连正坤心慈手软多少。
只不过,连正坤是毫不掩饰的表露在外,而时自秉将自己狠戾的那面隐藏起来了。
七月雪仙人 小說
戚兰若有些感叹,嘀咕道:“狠点也挺好的,至少能保护自己不被欺负。”
陆容:“……”
她怀疑在戚兰若眼里,时自秉就算杀个人,都是好的。
思及此,陆容嘴角微抽。
说着说着,陆容突然发觉,易商没有跟上来。
“易商?你在干什么……”
转身到一半,陆容往后一看,声音戛然而止,立马往后走。
戚兰若跟着回头,就见易商落后她们好几米,此刻半蹲在地上,手紧紧按着腹部,身体几乎蜷缩起来,低着头看不到表情,但明显很是痛苦的模样。
她吓了一跳,也赶紧过去,随陆容停在易商身前。
陆容皱眉俯下身去,一碰到易商,发现他身体在发抖,却又极力忍耐着自己似的。
“你这是怎么了?”
陆容方要蹲下去查看他的情况,手却猝然被易商挥开,力道大到陆容差点被甩到在地,亏得戚兰若及时扶了她一把。
饶是如此,她的手背还是红了一片,留下很明显的印子。
“姐姐……”
易商察觉到,猛地抬头,第一反应是想扶住陆容。
但体内剧烈汹涌如浪潮的痛楚,几乎淹没他,令他伸手都艰难。
“易商,你的脸……”
戚兰若目光不经意间瞥了眼,下意识惊呼出声。
陆容抬眼看去,顿时怔住。
只见易商那张脸上,此刻惨白如纸,而且突然浮现出密密麻麻的青黑色纹路,几乎布满了整张脸,连带着那双黑眸也变得猩红,使得原本精致俊美的脸,变得狰狞骇人,触目惊心。
并且……
陆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好像看到了易商脸上皮肤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顺着血管蠕动。
她这样想,也这样说了:“你……你脸上好像有……”
“姐姐,别看……”
易商声音沙哑,急促而痛苦的打断陆容的话。
不知想到什么,易商脸色变得煞白,倏地起身,踉踉跄跄的往一旁林间跑,像是要逃离此地。
“他……”
戚兰若懵逼和陆容交换了个眼神,立即跟上。
“易商,你停下!”
“你到底怎么了?’”
她们的速度居然没有易商快,追进林间时,易商已然消失在她们的视线里。
陆容环顾四周,不假思索的对戚兰若道:“分来找,半个小时后回来这里汇合。”
戚兰若重重点头。
两个人朝不同方向离开。
陆容边找,边喊着易商的名字。
幽深静谧的林间回荡着她的声音,却没有丝毫回应。
天色已经暗下来了,陆容一直往前走出去极远的距离,都没看到易商的丁点身影。
陆容转身仔细观察着周围,眉头皱的越来越紧。
“易商,你出来!”
“真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可以帮你,你一个人情况会越来越糟的!”
陆容的心跳的极快,心头萦绕着一股浓重的不安和躁意,就仿佛是对她最重要的人出了事,驱使着她一定要找到易商。
又找了许久,仍然没找到人。
陆容不由停下,一拳重重打在了树身上,尖锐的刺痛令她稍稍冷静。
这时,身后突然响起叫她的声音:“陆容!你在哪儿呢?”
是戚兰若。
陆容头也没回的应了一声。
林影深处,戚兰若快步走来。
却不止她一人,还有时自秉和连正坤。
“吓死我了,我以为你也出事了!”
戚兰若快步跑到陆容面前,眼神不住的打量她,确定没事才放心。
“不是说半个小时就回去汇合吗?我回去等了好一会儿,都没见到你人。”
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
陆容拧眉,“找易商呢,没注意时间。”
“陆容,你怎么这么在乎那小子?”连正坤冷不防问,俊脸上没什么表情,黑沉沉的眼睛半眯起。
陆容回头,也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连正坤上前,坚持着又问了一遍:“他就是个半路碰到的,走了就走了,反正也身份可疑,你那么用心找他做什么?”
“关你什么事?”
陆容本就对自己莫名其妙的反应很烦躁,现在被连正坤追问,更是不耐烦。
“当然有,你……”
连正坤脸色一沉,才要说话,被时自秉拦住:“好了,易商的确……挺特殊的。他失忆也是因为陆容,陆容上心些,也是正常。”
失忆的事,连正坤已经知道了。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同陆容有关,但时自秉既然说让他别刨根问底,连正坤自然不会追问下去。
可现在……
连正坤看陆容一眼,侧过头去极快的深吸口气,将情绪按耐下去,道:“行了,走吧,天色晚了,该下山了。”
陆容皱眉,“你们先走,我再找会儿。”
“找什么找?!”连正坤忍不住了,“他明显是自己躲起来的,你找能找到吗?”
陆容:“……”
连正坤还要再说话,被时自秉盯了眼。
他生生将郁气压下去,尽量平静的说:“这是三奇门的地界,你再待下去,保不齐还会发生什么事。”
陆容转头,看向周围。
时自秉走上前,拍了拍陆容的肩膀,语气温柔:“你们在三奇门发生的事,刚才戚姑娘已经告诉我了。易商走之前的异状,我也知道了,这其中古怪很大。等回去方便的地方,我们再详说。”
一旁的戚兰若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时自秉拍陆容肩膀的那只手是,有些愣。
其实陆容也知道,易商主动离开,多半是不会再出现了。
陆容自己其实也很疑惑,为什么这么在意易商的情况。
她想不通。
“哎呦,我的小祖宗,先回去行不行?再晚点,你是想露宿山林吗?”
连正坤等不下去了,一个箭步走到陆容身后,直接推着她走,动作还是轻的。
陆容抿抿唇,朝来时的方向走。
连正坤抹了把脸,郁郁的跟上去。
时自秉要走时,注意到戚兰若在怔神,没动,叫她:“戚姑娘?”
“嗯……嗯?”
戚兰若恍然反应过来。
“你不走吗?”时自秉温声问。
“啊?噢,走,这就走。”
戚兰若没来由的心头有些闷,也不敢对上时自秉的视线,低头快步往前走。
时自秉怔了下,有些疑惑的望着戚兰若的背影,抬脚跟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