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第八界:閻羅 線上看-第六十九章:緊急救援鑒賞

第八界:閻羅
小說推薦第八界:閻羅第八界:阎罗
天命皇朝、平北州边境,
从云龙山脉之内冲出一人,疯狂向着天命皇朝的方向奔跑着,
在其身后,
上百道红衣纹身之人紧跟不舍,
定睛一看,不是血神教众还能是谁,
他死命握紧胸口之物,
还是被发现了,
该死,
毕竟这么重要的东西消失,
联想到他身上来也是很正常的事,
唉,希望统领大人有所安排,
一边思索着,一边加快脚步,
原本修为就不高,接连赶路,几乎已经快耗尽他所有力气,
回想当初,
他原本只是平西州一边城偏将,
血神教来袭,他的儿女、媳妇、父母,
皆死于其手中,本想就此了却生命,陪同家人离开,
而这时阎王殿地网之人找上了他,
将其从生死之间拉了回来,
依稀记得当初那句话:想报仇吗?我给你一个手刃仇人的机会!
没错,他便是当初血神教来袭之后,
邓尚文大扩编之下,招收进来的,经过层层筛选与考验,
最终留下来,
并且,招收他之人,所说的话,完全没有骗他,
现在手中之物,可以说乃是血神教在天命皇朝命脉所在。
就在回忆之际,
复仇之路
虚空之中,一柄短刀袭来,
他反应非常快,可依旧没有完整躲开这一刀,短刀砍中其左臂,
整根手臂应声落下,
顿时一股巨大的疼痛感袭遍全身,
倒吸一口凉气,
还好反应够快,不然砍中的便是致命部位,
虚空涌现?
不好,
来者是武皇境强者,
立于黑白之外的灰之双子拯救世界
看清来人之后,心中惧意隆起,不顾伤势,连忙向着身后退去,
可在武皇境面前,仅仅只有武王境初期的他,
明显不够看,
速度完全无法与其相比,
只是几个呼吸间,后者便已经追赶而上,对着后背直击而来。
糟了,
这一刻,脑海之中,闪过最多画面,便是自己亲人离开之时的场景。
悠悠,爸爸来找你了。
对不起了统领,我无法完成你交代的任务。
刺啦,
短刀入体,强大的力道将其顺带击飞出去,
只是还未等落地,虚空之中,一只手将其接住,
他双眼无力看着来人,
黑衣鬼面,
是查察司大人,
还好,还好,
终于赶上了,
咳咳咳,
满口鲜血已经让他无法说出话来,
无奈只能指了指自己胸口之处,那里面放着正是此次标的物。
“你们!
阎王殿、查察司!
判尔等死刑!永不超生!”
司空东轩看着怀中重伤之人,要不是赶着回武道学院,邓尚文临时通知让他过来接应,
只怕一切晚矣。
“阎王殿判官?他是你们的人?”
可未等到搭话,迎接他们的是无数天蚕丝线,
直接布满了整个空间,让在场所有血神教众,无一人逃脱,
全部被绞杀成了肉末。
“挺住,我立刻带你回去!
不准睡!”
司空东轩连忙踏入虚空之中,空间法则运用到了极致,
感应着怀中之人,气息一点一点流失,拼命摇着对方,不愿让其睡过去,心中无比焦急。
“老邓,快,接到你的人了,但是重伤濒死,我现在离天应城最近,赶紧想办法!”
无奈他只能通过多功能通讯仪紧急联系邓尚文,
毕竟这是他接二连三叮嘱一定要接到的,可现在,人是接到了,命就快没了。
通讯仪另一头之人,在听到如此情况,明显比他更加紧张。
“好,我马上想办法,东轩我要你最快速度赶到天应城,
他不能死!一定不能死!老邓我求你了!”
司空东轩大惊,这是邓尚文唯一一次求人,
可见怀中之人到底有多么重要,
再无其他想法,
使出全力,向着天应城而去,一路上仿佛一股清风拂过,并未发现任何人影。
而刚进入平北州的邓尚文,此刻也是如同热锅上蚂蚁,
使用通讯仪联系着整个州内的地网暗庄,全力搜索炼药师工会之人,
一经发现,立刻送往州城!
以后一定要给药癫配送一套多功能通讯仪,
要不就自己找主上要个神医也行,
这种情况简直让其无比无奈,
原因无他,整个阎王殿,没一个人会医术,
据说主上会,可他人在武道学府啊!
就在邓尚文全力查找炼药师工会时,
好巧不巧,一个破衣老头,带着一小女娃出现在天应城之内,
此人不是药癫还能是谁,
最近他总是心神不宁,感觉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正好镇北王请其过来为王妃看诊,
便带着思勿一路游山玩水,来了这平北州州城,
只是刚一进城,便被几名路人拦住了去路,
药癫一脸懵逼看着几人,
“老叫花可没钱啊,不知道几位大爷,寓意何为?”
此话一出,吓得几人连忙上前一礼,递上一黑色物件。
“药会长,可折煞小人等了,
阎王殿、地网,
我家统领有急事找会长,这是通讯仪”
路人向其解释道,并立刻将使用方法一并告知,
本来半信半疑的药癫,当从里面听到邓尚文声音之时,整个人都吓了一跳,
这是个什么玩意??
做工如此精良,一看就非凡物,
居然可以隔空传音,
怪哉!怪哉!
不容他多有感叹。
“药老!幸好你在天应城,查察司带了名重伤之人,在赶来的路上,请您一定救活他!”
药癫听到其口气如此严肃,知道事态紧急,也没有再研究通讯仪的心思了。
“告诉方位,我立刻前去”
“不必了,药老,北城门等我,三十个呼吸必到”
因为都在一个频道的关系,未等邓尚文有所回应,司空东轩抢答道,
后者一听,扶起女童,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天应城北门,
药癫前脚刚落地,虚空之中便泛起阵阵涟漪,
一黑衣鬼面之人,怀中抱着一男子,
凭空而现,
咦?
空间法则,运用的相当熟练。
现在可没空研究这个,连忙看向怀中之人,
全身血流不止,少了左臂,背上一道深不见底的刀伤,
已经在迷离之际了,
顿时,药癫不再多说,生死法则全力施展,
一时间整个北门,被一黑一白两道光束包裹着,
惊的四周不知所以的百姓,纷纷离开此处,
而一旁驻军也是警惕围向三人,
不知他们到底在干嘛,一黑一白到底是什么东西,
甚至已经有人向上面禀告而去,
司空东轩见状,连忙封禁空间,好给前者一个安静救治环境,
只是他没想到这一手,却让药癫一个踉跄,差点没被气晕过去。
“靠,小子,你是想要他死吗?封锁空间!
你TM顺带把老头的生死法则一起锁在空间之内了,
老头怎么救人”
后者一脸懵逼,事态紧急,让其有些乱了手脚,毕竟对其他法则并未研究过,才会出现如此乌龙之事,
立刻撤掉封禁空间,好让其全力救治,
不得不说,生死法则确实是世间最神奇法则之一了,
如此重伤之人,竟然在以肉眼的速度愈合着,
着实让司空东轩心中一惊,
看着眼前邋遢老者,虽然战力不怎么样,但是论救人,其心中无限敬佩,
大正处女御伽话-厌世者的餐桌-
就在他们救治之时,城内人影涌动,
竟是镇北王带着王府护卫而来,
一听到禀告,以为又是血神教来袭,连忙召集人手赶往,
可靠近一看,
这不是药会长嘛,
另一人,
咦?
这是阎王殿服饰??
他们这是在救谁啊,
“敢问阁下,阎王殿中是何称呼?”
“查察司”
就在司空东轩刚回答镇北王提问之际,
虚空震动,
惊的周围的人立刻全部警惕起来,
简直就是一波三折,
待看清来人之后,众人皆是心虚一场,
来者两人皆是黑衣鬼面,
不是邓尚文与西门偌雪,还能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