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ptt-356 敕令!刀來!(感謝盟主‘卍雪月’的打賞)熱推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小說推薦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砰砰砰!“
姚启文穿着短衫,抽出手枪,扣下扳机。
波仔田顿时身中数枪,满脸错愕的低下头,胸膛血泊蔓延.…
“轰隆!”
下一秒,他翻倒在地,靠着桌椅,躺在破碎茶盏旁。
二十一名和记头坐馆应声而起,神色惊的望向胜义坐馆,开枪者正是立于百里伯背后的胜义红棍大底。
每个人脸上都写满惊愕。
“唰啦!”
一群守在香堂内的胜义刀手,抽出武器,贯穿堂内几名和义福打仔,枪声则被宫殿外的鞭炮声所掩盖。
百里伯稳坐主位,语气轻易的道:“和义福坐馆私通义海,着红靴,判兄弟,该杀!”
他余光警向地上尸体,闪过一抹轻蔑之色,跳梁小丑,也敢张狂?
九指华鼓掌叫好:“百里伯杀的好!“
他威逼道:“着红靴者,不必可怜,该杀尽杀,除了奸贼,还该摘掉和义福字头!“
大声勇囔囔道:“没错!就该摘掉和义福的字号,喜欢姓义,就跟义海去混,点要扛着和字头?“
“叫义福好了!“
十几名坐馆站在香堂内望着眼下局面,不敢开腔讲话,心头都是千回百转,掂量着生死,九指华接着道:“百里伯对外锄奸,对内为我和记谋生路,德高望重,理当坐和记话事人之位,带领香江和记的兄弟们做大做强!“
“没错!”
修羅帝尊 孤單地飛
大盛勇高呼道。
百里伯却端坐主位,谦虚的笑笑,推让道:“和记话事人之位,事关重大,岂能行独断专行之事?“
“必须得和记上下共举,洪门总堂承认,方才为洪门香江和记总堂主。”
高佬拱手上前,附和着道:“百里伯,洪门大公堂听闻香江和记举办百年大庆,特派一使前来共襄盛举,何不请总堂来使入内一叙?“
“如今通讯发达,一个电话便可与总堂沟通,或许,来使早有准备…”
百里伯面泛光彩,放下茶盏,哈哈笑道:“好!”
“请总堂来使入内一叙!“
他心中竟不自觉升起一股澎湃之感,仿佛总堂主之位真要到手,浑然忘记是那天如何被大水喉推到台前作炮台。
亦或者,登上擂台同人打擂,不成既死,该做的布局早已尽力去做,成败且看天意,倒不如真的张狂一回,坐坐江湖宝座,搏搏全家富贵!
“是!“
“舵主!”
高佬一拱手,放下双臂,一身黑衫退出香堂,却再未出现过,超叔站在原地,一身西装,面色惶惶:
“坏了!坏了!“
“百里伯一定花钱买来总堂名份,名份大义一到手,再以性命要挟,场内一众小字头怕是撑唔住!”
“那时,众人先承认他的地位,下午开宴,再请江湖同道见证,同时宣布摘掉义海字头,事后,再利益许诺诸位坐馆,和记话事人的位置,岂不是真给他坐稳?“
超叔不愧是老江湖,对局势观的很明,暗暗焦急:“百里伯敢如此倒行逆施,颠倒黑白,必是有大水喉支持,坐上话事人之位定是价值倍增,一时半会倒不下来了!“
“难道和义海真会在事后,引起江湖大战,放弃大好生意,自寻港府铁拳?“
“只怕也是无奈作罢,待定一段时间过后,百里伯必先拿我开刀,杀我以儆效尤,真是生死关头,一步都不得踏错了!”
“去他妈的,小字头就活该给人做棋子,有命下去,马上退休,绝不再任坐馆了!”超叔思绪万千:
“还望张先生有做准备,能够扭转乾坤,不然我没法善终啦!”
“呵呵。“
“师出有名,杀人祭旗,花重金去买总堂授职,一场风风光光的百年大庆,被百里伯玩成鸿门宴,
高,实在是高!“
“但却未免太伤天和!“
旺角。
有骨气。
张国宾独自站在酒楼三层的观景台,手中捉着一个茶壶,对进嘴里饮下一口,望向街尾天后宫的热闹景象,单手负于西装背面,眼神里闪过一抹厉色。
只见他身姿挺拔,衣冠整洁,一对剑眉扬起,瞳孔清澈见底,气度洒脱,面貌俊雅。
飞麟穿着白色运动装,侍立在旁,一抱拳低声说道:“请宾哥放心,总堂有阿公坐镇活动,百里伯虚伪面目自是一戳就破,本次,总堂不会承认百里伯之职,那时定叫他搬起石头砸脚,落成江湖笑柄,
岂有脸面任义海盟主?“
张国宾微微颔首,扭头望他:“替我多谢阿公了。“
“请问阿公是否还有所安排?“
飞麟脑海里思绪翻飞,有些想将事情告诉宾哥,但见,香江局势剑拔弩张,旺角街头,街尾布满烂仔,百里伯的手笔远比想象中更大,或许,胡念中在堂内根本不敢宣读授职书,乃至不敢否决百里伯的实职。
这些都是有可能的,全凭百里伯手段。
为了避免宾哥期待过高,引起义海与总堂矛盾,再加之有黑柴嘱托,他还是张张嘴道:“事关机密,
阿公未同我说太多。“
“嗯。”张国宾点下头,表示理解。
六十余名刑堂兄弟布满有骨气酒楼,在刑堂大爷带领下贴身保护坐馆安危,无论何人一律照办!
酒楼门口。
三百义海精兵统一身穿黑色短衫,手腕扎着红丝带,怵立在一辆辆车旁,一言不发望向前方。
一些兄弟手里拿着矿泉水瓶,一些兄弟低头在吃菠萝包,三百义海仔没拿武器,照吃照喝,却是养精蓄锐,只待元帅一声令下,取兵器,迎血斗!
有骨气恰好在街头。
一千多名胜义仔却汇聚在街尾,神情警惕,目光时不时眺望街头,一座座刀山就明晃晃的插在路边,
加上迎来送往,大佬保镖,足足两千余人。
天后宫恰好在街尾。
这一战,
就没有一千人的说法!
李成豪一身粉色西装,坐在一层厅堂的一张圆桌旁,独自一人拨着花生,咔嚓,甩手把三粒花生喂进嘴里,咔嚓,咔嚓,大力咀嚼,右手边则摆着三部大哥大。
“叮叮叮。“
其中一部电话响起。
李成豪顺手拿起电话靠在耳边,单手还把花生壳捏碎,语气豪横的对着电话讲道:“老狗什么情况?”
“超叔又劝了一遍,没办法了,通过超叔衣内的窃听器得知,话事的人位置,老狗一定要做!“鹰组兄弟讲道。
“没办法?”李成豪语气讥讽,喊道:“没办法就送他去死呀,扑街!”
“啪嗒!”
大波豪挂断电话,抬首喊到:“二路元帅请令,发兵讨逆,拨乱反正!”
“是!”楼梯口前,一位“洪天佑”身着古装,扎红头巾,红衫,红裤,捧刀抱拳答应一声,端刀小跑登楼,停在三楼楼台入口,抱拳吼道:“和义海二路元帅来请龙头敕令,发兵讨論,拨乱反正!“
张國宾手裡捏着茶壶,一扫衣摆,坐在楼台一张茶几旁,望着街尾,面色沉着冷静,张嘴道:
“敕!”
庙街。
两头街道外全被警车封锁,一名名身着军装,手持木棍,滕牌,戴着头盔的武装警察各就其位,一眼望去,潮水一般见不到头,街道两头内,和字头字号车辆塞满道路,形成第二道封锁。
“洪天佑”单膝跪地,双手狭刀抱拳:“得令!”
“哒哒哒。”红天佑跑至一楼大堂,单膝跪在圆桌旁,双手捧刀:“龙头敕令!”
“多谢兄弟!”李成豪答应一声,拿起另一部电话,对着电话说道:“开始办事,照我交待的办!“
“是!”
“豪哥!”银水收到消息,轉告一位位街区扛把子,整个油尖旺就像一座长眠火山,走向复苏,顿时沸腾起来!
李成豪放下电话,脚步加快,一步跃出酒楼大门,粉色西装分外耀眼。
“刷啦!”他却当众扯开拉链,将西装一分为二,变为开衫,举起手道:“刀来!“
咸水穿着西装坐在面包车内,一把扯开车门,丢出一柄钢锻斩马刀!
李成豪当空接刀,敞露胸膛,上身古铜色的健硕肌肉格外骇人,两座大波压倒全场,一步步踩着波鞋向前走去。
二路元帅所过之地,一名名兄弟取出兵器,跟随而上,兄弟汇聚为箭,三百精兵冲向街尾。
大佬是弓!
我是箭!
阿豪目光笃定,一往无前,再无退路。
“义海仔来了!”
“义海仔来了!“
天后宫门外。
胜义仔们取兵器,迎斗!
体兰街。
美姐烫着金色波浪,化着浓妆,一席红裙,肉色丝袜,银色高跟鞋登上酒吧二楼走廊:“哒哒哒。”
几颗夹子还夹在头顶。
她却叼着烟,走到夜场二楼,双手撑着栏杆,朝着底下五百多兄弟姊妹望去。
“出街!“
她摘下烟,出声道。
“反了他了和胜义,我地就教教他和字点样写!”
哗啦!
一群举着横幅,手持棍棒,喊着口号的义海兄弟踏上街道,沿着街边文明行进,齐声高呼,大步向前:“反对三合会血并,还我社会治安!“
“城市安全第一!市民安全第一!”
“共创文明城市,不要三合会,不要三合会!”有人坐在车里,举着喇叭,把脑袋探出车窗。
沿途街区,越来越多的“市民”加入,汇聚成人海茫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