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 曉寒更深西風冽 起點-第五十章、半路攔截分享

曉寒更深西風冽
小說推薦曉寒更深西風冽晓寒更深西风冽
被凌冽一路死催着,船夫拼命划桨,终于到了码头上。
还不及细想,凌冽收拾停当,抱着娘子出来,从腰间摸出一锭银子丢给船夫:“多谢!”
船夫手忙脚乱的接过去,借着码头的灯光仔细一看,白花花的,沉甸甸的,还真的是银子,好大的一锭!
他不敢置信,拿牙咬了咬,咬不动!
是真的银子哇,发财了发财了!
等满心欢喜的船夫再抬起头来的时候,码头上哪里还有那二人的身影?
凌冽半夜跑人医馆踢门,不开门不罢休,生生把人医馆的人给吵醒了,不得不爬起来给他二人医治。
庄晓寒的伤口很深,又在污水中浸泡过,大夫费了半天劲给她清理了伤口,上药包扎完,喝了药她又沉沉睡去。
大夫也给凌冽也看了看,怕他感染风寒,开了些驱寒药让他也喝了。有外伤的地方也给撒了点药粉。
外头兵荒马乱的,都知道不远的地方朝廷在和叛军打仗,谁也不敢多嘴问一句他们是怎么弄成这样的。
管他是哪一边的,他们开医馆的只管收钱看病。
種田空間:娶個農女來生娃 小說
天还没亮,大夫都回去休息了,凌冽就侧着身子挨着娘子睡下了。
暗沉沉的夜里,凌冽抓着娘子的手,感受着她身上的温暖,再怎么困也不敢睡去。
一切都像是梦幻一样,他怕睡着了再醒来,一切又都恢复了原样。
那可怎生得好?
天亮了,凌冽跑出去找了一艘大船,他重新抱着娘子上了船,船儿扬起风帆,一路向东驶去。
他要带着娘子一起回云国去。
庄晓寒杀死了叛乱的靖王,是容国的有功之臣,郡王爷肯定想要找到她,朝廷也会对她进行嘉奖,如果容国想留下她而她也要留下来的意愿,那他又该怎么办呢?
以他的所作所为,容国朝廷绝对会将他划到叛军那一边去,他在容国怎么都落不着好。
娘子是容国人没错,但是却也实打实的是他的妻子,云国的媳妇。出嫁从夫,丈夫到哪里妻子就该跟到哪里。
不管娘子愿意不愿意,他都要带着她回家去。
况且娘子现在受了重伤,也需要人照顾。
虽然娘子有这么个天大的功劳就这么的白白的放弃了是很可惜,可是也是无可奈何啊。
庄晓寒头几天昏昏沉沉的,只能由着凌冽摆布,等她稍微清醒一点,这时候船已经开到了扬州,马上就要沿着运河北上了。
到扬州了,凌冽下船去找来了个大夫,那个大夫仔细的给庄晓寒检查了一下,开了好些药,凌冽去抓药的时候,也顺便采买了很多的果蔬粮油和日用品,还牵来了一头奶羊。
庄晓寒受了重伤,伤在腹部,肠子被割破了,大夫说了,没通气前是不能吃什么的,前期也只能吃些流食,这两天看到娘子除了喝药什么也没吃,可把凌冽给心疼坏了,熬的米汤没营养,他就买了头正在产奶的羊,可以随时挤些羊奶给娘子喝。
只是再次回来的时候,他有些慌张,因为他看到城里有官兵拿着画像在搜捕他们。
郡王爷和朝廷的人到底追上来了。
他们在找寻庄晓寒,也知道庄晓寒受重伤行动不便,身边定然是他在照顾。
他一跑回来就马上让船夫开船。
可惜,没跑多远就被朝廷的船截断了去路,船不得不停下来,一个人踏进了他们的船舱。
来人是凌冽认识的,杨鑫。
当年在庄晓寒和韩朝打架的现场和县主游湖的时候,凌冽见过杨鑫,对他还有点印象。
凌冽没想过要跑,有庄晓寒在,他是不可能再次丢下她的。
杨鑫过来弯腰看了看庄晓寒,庄晓寒还在昏睡当中,面白如纸。
杨鑫看着被刀架在脖子上的凌冽:“本官奉命来接庄姑娘回京。”
凌冽哼道:“我的娘子理应跟着我回家。”
杨鑫冷冷道:“这你就别想了。”
不是你们巧取豪夺,庄晓寒只怕是早就嫁给了韩朝,还能有你个云国奸细什么事。
“我死也不会让你们分开我们夫妻。”
“那你就试试!”杨鑫怒了。一挥手,手下举起来手中的刀剑逼上来。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虚弱的声音传来,危急时刻,庄晓寒醒了。
两人立刻都围了上去。
庄晓寒很意外会在这里碰见杨鑫:“杨大人?”
杨鑫点点头:“庄姑娘,我奉命来接你回京。”
庄晓寒看了看四周,凌冽的身后围了一圈的士兵,个个都拿着刀剑对准了他。
“杨大人,你放了我们走吧,”庄晓寒虚弱的说道。
凌冽是不可能丢下自己媳妇的,但是和容国朝廷硬碰硬对抗,他占不到任何便宜,甚至可能会被朝廷的士兵当场杀死。
为今之计,庄晓寒只能拿自己的功劳来谈判了:“杨大人,我杀了叛王了,这功劳可以让你放我们走吗?”
杨鑫有些恨铁不成钢:“庄姑娘!”
这个凌冽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你这样护着他!
“我知道了,不为难你,你帮我向上通报吧,我想要见郡王爷。”
杨鑫气愤的抽出了佩刀对准了凌冽,庄晓寒喘了一口气:“杨大人,他若死了,我也不活了。”
杨鑫咬碎了钢牙,恨恨的将佩刀收了回去,一跺脚走出了船舱。
凌冽一直寸步不离的守着她,虽然笨手笨脚的,但是他亲自煎汤换药,给她清理身体,吃喝拉撒全包了。
几艘船在码头停留了两天,直到郡王爷匆匆赶到。
郡王爷带着大夫上船来给庄晓寒看了看,又留下一些药材,他让凌冽和其他人出去,想单独和庄晓寒呆会。
凌冽有些担心,庄晓寒示意他出去,众目睽睽之下郡王爷是不会做出什么伤害她的事的。
郡王爷看到脸色苍白的庄晓寒,叹了一口气:“这是第二次看到你重伤了。”
“嗯。”
“我知道你受伤行动不便只能被凌冽摆布,现在我来了,我会带你回京的。”
“那你们打算把凌冽怎么办?”
“作乱的贼子自然是交给三司法办。”
“会杀了他吗?”
“有可能。”
“能不能看在我杀了叛王的功劳上饶他不死?”
“你是你,他是他,莫要再混作一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