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浩劫餘生討論-第九百零六章 試探相伴

浩劫餘生
小說推薦浩劫餘生浩劫余生
军令如山。
于翰的任务下达给后勤团以后,吕勐和张舵就很快离开了办公室,在外面的走廊交流了起来。
张舵虽然是独立营长,但吕勐才是他的顶头上司,于是便直接问道:“四爷,您看今天的这件事情,我们该如何处理?”
张舵不假思索的回应道:“军情紧急,令行禁止,按照于翰的说法,前方的情况的确比较紧急,这样,你立刻集结队伍,让他们前往救援!”
“我现在纠结的不是去不去,而是该派谁去!”张舵有些犹豫的开口道:“现在营地里有能力统兵的,就只有宁哲他们那一伙人,但是最近这段时间,他们跟士兵之间的交流并不是很愉快,我担心让宁哲他们带队,难以服众,可是除了他们之外,其他的新兵蛋子也确实不能用。”
“这事没什么难办的,运输排的蔺大勇,也算是咱们的半个自己人了,他在老兵当中威望很高,让他跟宁哲一起去,负责监督士兵,这个电话,我亲自打给宁哲!”吕勐说话间,已经拿出了卫星电话,但是这个电话并未优先打给宁哲,而是打给了二哥吕涛。
“轰隆隆!”
电话刚一接通,电话对面就传来了一阵爆炸声,紧接着才是吕涛的声音:“四弟?”
吕勐听见爆炸声,眼中闪过了一抹担忧:“二哥,你这是在交战前线吗?”
“没有,我在雷区开辟进兵通道,在观摩排雷现场。”吕涛解释了一下,继续道:“你给我打这个电话,有事吗?”
吕勐开门见山道:“有,我是想跟你问一件事情,大约一个星期前,有一支补给部队由琼岭前往了五谷城,我想打听一下这个辎重队的情况。”
“你知道那支部队的番号吗?”
“不清楚!”
吕涛无语:“你这不是在为难我吗?琼岭战场有数万吕氏的军队活动,每天的生活物资、药品、军火什么的,一批一批的往上送,辎重队就像是蚂蚁搬家一样,二十四小时不停歇的连轴运转,让我查一支没有番号的部队,这可是大海捞针啊!”
吕勐解释道:“这支部队失踪了,这种情况军部应该都是有备案的,但是一般人无法查阅,不过以你的身份,肯定没问题。”
吕涛越发好奇:“好端端的,你为什么会关注一支失联的辎重队?”
“我有一个军校同窗的弟弟在这支部队,他弟弟失联以后,我这个同学托了很多关系都没得到反馈,因为这件事的保密级别太高了,除了你这种身处前线的将官,恐怕没有其他人可以做到!他也是病急乱投医,求到了我这里。”吕勐随后敷衍,随后又道:“二哥,帮帮我,行吗?”
“好吧,你先稍等,我这就让人去查。”
身在前线的吕涛站在一处半山腰隐蔽的树丛当中,远远看见几台扫雷车向着山脚下开始行进,并没有吩咐副官去查询什么所谓的资料,而是拨通了吕宽的电话号码。
对于吕涛这名将官,吕宽的态度还是存有敬畏的,接通电话后问道:“二少爷,您有什么吩咐?”
吕涛没有寒暄,沉声问道:“吕宽,你又在搞什么鬼?”
少年术师端木洪
吕宽一听见吕涛这么问,当即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二少爷,是不是四少爷给你打电话了?”
吕涛没有回应:“所以你承认这事与你有关了,对吧?”
主人公妻子的生存法则
“……是,但我也是在按照老爷的吩咐办事。”吕宽犹豫了一下,叹气道:“四少爷近来在岭南遭遇了许多震荡,每一次都凶险万分,却又能够化险为夷,全凭他身边的朋友们帮忙,他的这些朋友来历不清晰,而且实力也比我们预判的更加强大,让他们留下,对于你以后是个很大的威胁。”
吕涛有些愠怒:“你凭什么认为,我弟弟会是我的威胁?”
“二少爷,这不是我的猜测,是老爷的意思!”吕宽重申了自己的立场,继续道:“我知道四少爷向你询问的是什么事情,这件事,你必须给四少爷一个明显的答复!”
吕涛眼中闪过了一抹不悦的神色:“你想让我跟你们联合起来,一起欺骗我弟弟?”
“二少爷,你要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吕宽没有否认自己的意图:“四少爷现在对于家族的怨念和误会很深,他相信的人只有你,明白只有你不会骗他!”
吕涛听见这话,嘴唇微微颤抖,没有应声。
吕宽补充道:“我可以保证的是,今晚的行动只针对四少爷身边的朋友,但不会伤害到他本身。”
吕涛转身退回掩体内,抽出一支烟点燃:“这件事,我会做的。”
吕宽安抚道:“二少爷,我知道你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但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给你铺路,不想让这些人成为你日后的绊脚石。”
“我同意这么做,并不是因为担心吕勐会伤害到我,而是他的行为让我感觉奇怪,在此之前,他从来都没有说过谎,至少没有跟家人说过谎,但是刚刚他却打电话欺骗了我,说他是为了旧时同窗在办这件事,我很难想象,究竟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居然能让吕勐变得跟市井之徒一样满嘴谎言,而且会因为私事对我开口。”吕涛吐出一口烟雾:“我担心继续这样下去,会让他误入歧途。”
“四少爷放心,今天的事情,我有周密的计划,不论如何,都不会影响到你们兄弟之间的感情。”
“……”
三十秒后,吕涛回拨了吕勐的电话号码,开口道:“查到了,七天前,的确有一支辎重队出发前往五谷城,准备运送药品,但是处于失联状态,这件事是战时指挥部处理的,我这边查不到太具体的消息,如果你有需要的话,我可以亲自致电询问。”
“好,我这边会先给同学回个消息,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再来麻烦你。”吕勐听完吕涛给出了确切的回应,便没有继续多说:“二哥,在前线注意安全。”
“你也是。”
吕涛语罢,前方的装甲排雷车将炸药条绳索抛了出去,随即在山坡上引发了连环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