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我的小師弟可太穩健了 ptt-98痛失合作者看書

我的小師弟可太穩健了
小說推薦我的小師弟可太穩健了我的小师弟可太稳健了
任意走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赶紧好好打发走不远处的瘟神少年。
他就差求爷爷告奶奶没用出,好歹这招绝学劝退无数草菅人命之徒,不能轻易用出。
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逃生往往只在对方心软的瞬间,他在等待时机。
可惜伍念之没有给他廉价的希望,一丝一毫都没有。
任意走心中大骂着,要不是老子实在被逼无奈,和你在这浪费什么嘴皮子,一早便用出那记绝学。
我有一剑,可刺穿你后庭脊梁。
让你小子知道一下,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咱们咋说都是一家人,同行不见外。不如谈谈合作,我们接的这个单子如果可以做成,雇主承诺可给八百万能量石,不走银行卡,全部现成的能量石。到时候可以分你三成,我在小队中话语权最大!”伍念之信手拈来,谎话连篇。
任意走心头冷笑一声,沉思叹气说道,“不行,我至少得拿七成!怎么说我在**山庄,都算小有名气!”
“如果你觉得不行,咱俩就此别过,当萍水相逢,从未见过。这地恶鬼太多,再耽搁下去,对于你我两方,可是没有任何好处。”
伍念之不漏声色,双脚无声无息的移动着,认真说道,“五成!这是我最大极限,不能再多。你要是还觉得不行,咱俩就此别过。毕竟都是同行,这个价位你应该清楚,不低。”
任意走心头隐隐不安,总觉得有些不对。
察觉出马上就要聊崩,他只能硬着头皮,装出咬牙切齿的样子,无奈说道,“五成就五成!兄弟你可知道那人现在身在何处?我是一点都不清……”
最后一字。
是一个“楚”字。
只是他还没有从牙缝中挤出去,便觉得一股浓烈危机传遍周身,浑身寒毛仿佛小猫炸毛一样,根根直立。
不好!这小子什么时候摸上来的?
卧槽,这特么简直就是一个人形无声怪兽!
一记势如雷霆的鞭腿,犹如黑色闪电,破开迷雾,顺着风势,倏忽间便出现在任意走的后脑勺。
如同惊雷,霎那炸开。
任意走心里清楚,这小子一准是踩着自己呼吸点落脚,不然自己不会一点都察觉不到。
他赶忙将身子向下一缩,神鬼群头,可顿快刀。
这是一种能够短暂缩骨技巧。
只见任意走整个人姿势怪异,如同脖子缩进乌龟壳里一样。
躲过鞭腿,两条小腿拍地。
身子异常灵活,猛地向前一蹿,整个人以头抢地,眼看着半截身子入土。
他想遁地而行!
伍念之看着脚上血迹,来回抖动几下,一块巴掌大小的皮肉组织掉落在地。
他刚才一脚贴着任意走的头皮快速滑过,没成想这小子身子不同常人,竟然躲了过去。
“你别跑啊!好兄弟,咱们再聊聊,价格我是可以加的。真的,你相信我,我蒋不凡从来不骗人的。”
伍念之纵身一跃,整个人凌空飞起,施展出黑暗切割术,几道黑光从从身体飞出,轻松切开地面,墨影消失不见。
弹指一瞬间,三道黑线重新回到伍念之手中,化为飞刀形状,没入他的腹部,如同三缕黑烟一样,消散不见。
“咕噜噜!”
任意走身影消失处,漆黑地面冒出几个血泡。
伍念之心里如同明镜一样,他知道此人没死!
任意走付出的代价,可不仅仅是几个血泡那么简单,他的两条大腿埋在地底深处,已经化为两摊肉泥,将会成为花草树木的肥料。
“这下可是真好。同哥哥在一起,再也不会有人傻傻分不清楚!一个高个子,一个半截子!”任意走一脸恨意,双眸如血,猩红欲滴。
最后一刻,他实在是被逼无奈,只能用出珍藏多好的那枚术卡。
“空间传送门!”
此术卡是他花费六十万能量石在拍卖场拍到的,乃是绿甲十星级术卡。
他放在身上好几年了,一直当成护身符一样的祥瑞之物,没成想今天还是用上了!
他是一个很穷的杀手。
确切的说,低端杀手都很穷,不仅仅只有他一个。
因为祖上历代都是山贼,他和哥哥任意行别无选择,只能从事这个行当,在刀刃上过日子。
萬曆
毕竟任何一份正经工作可是都要查你祖宗十八代,那一关将这哥俩,一刀砍死,远比伍念之那一记暗黑切个术还要恶毒几十倍。
他现在真的很肉疼。
心里肉疼,腿也肉疼。
他两只腿如同被一记快刀斩落一般,伤口的横切面分外整齐,平滑如镜,可见伍念之墨色飞刀是多么锐利。
胡三郎看着伍念之缓步而归,好奇问道,“怎么样?发现什么?”
伍念之摊开双手,无奈摇头说道,“让他逃掉了!还记得开始遇到的那个杀手吗?刚刚就是那个小子!本想以德服人,散点财物给他,可他总想着跑!”
“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让他以后跑得慢些,看看下一次再碰面,能不能换点情报。”
“你没受伤吧,你可是咱们的灵魂人物。”胡三郎盯着伍念之上下打量,询问着。
看来眼前少年还是太过心地善良。
对一个杀手手下留情,可不见得是一件幸事。
胡三郎还觉得伍念之太过手软。
要是他知道那个杀手此刻正在溶洞中缝补着消失的下半身,只怕会连接惊呼几声,躲着伍念之,离得远远的。
“咱们走吧!马上到要此行的目的地了!手里的术卡接下来不要吝啬,该用就用,以后我师兄还会不定期邮寄的,别给我省着。”
伍念之冲着胡三郎使着眼色,示意他别再趴着,赶紧起来,动身前往地图中的红点位置。
十公里外的山谷之内。
此时,姚乃兮正在盘坐着,身处洞内的他,脸色有些不健康的蜡黄色。
他不时望向洞口,语气焦急,连忙问道,“雨伯,外头恶鬼群真的散掉一大半吗?”
最強透視 梅雨情歌
中年男人本来神色严肃,再反复观察确认以后。
眉梢处渐渐显露喜色,双手有些不知所措,愉快回道,“公子,刚才那声巨响应该消灭了谷内一半恶鬼,还有很多恶鬼朝着周边散开,想来应该是卫察司的人已经入场!目前我能看到的恶鬼,也就只剩几十头,而且都是分散开的!”
姚乃兮面露大喜,急切说道,“那还等什么呢?雨伯,咱们现在立刻出去吧!说不定卫察司的人已经在外面等的着急了!”
雨伯沉吟片刻,点头说道,“走吧!公子,现在看来,这是最好的机会,万一那些恶鬼一会再聚集过来,咱们可就惨了!”
洞内众人颤颤巍巍,跺着小步,从洞中相继走出,依靠着洞口树木和岩石不断隐藏着身形,防止被恶鬼发现。
挂花的大汉们身上伤口已经包扎起来,一个个完全没有当初刚进鬼雾密林时的劲头,垂头丧气,左顾右盼,生怕下一个死的就是自己。
他们只是普通护院,几人中异能修为最高的也只有异者级别中期,在三支城勉强够看,在这似乎不够。
众人当中,属雨伯修为最高,他是兵士级后期异者,体内六芒星凝炼无匹,火焰之光流动着。
一群人战战兢兢,缓慢前行着,身后突然传出妩媚动人的女人说话声,“几位!你们可真是让我好找啊!请问哪一位是姚大公子啊,我是西子城卫察司的,接到任务来这里迎接你们的!”
话声愈发忧伤,最后竟然带着几丝悲伤的颤音,继续说道。
“我的队员都死光了,只剩小女子一人,还好终于找到了你们,皇天不负有心人啊!”
一袭白衣,梨花带雨。
正是陆飞儿。
此时,她周身满布着黑色粘稠物,不知道是不是恶鬼体内的血液,亦或者是些别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