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全後宮穿進逃生遊戲 起點-第六百零一章 史密斯先生鑒賞

全後宮穿進逃生遊戲
小說推薦全後宮穿進逃生遊戲全后宫穿进逃生游戏
凯文没有接话。
他知道,鹰面男人其实根本没仔细看夏清阳和七步杀的对决。
鹰面男人说这样的话,都是因为听自己刚才提到了夏清阳,心里不爽。
自己已经好心办了错事,为了不给夏清阳添更多麻烦,在这时就更不该多说话。
鹰面男人见凯文默认,神情果然满意了不少,不再提夏清阳。
“说起来,你知道的吧,今天的对手也不用担心,我都已经替你打点好了。”
听到这话,凯文的瞳孔微微缩起——
就像是已经龟缩让步到极致,却还是被人戳中了内心最痛的点一样。
凯文猛地抬起头,看向鹰面男人:“我凭自己的实力也可以打赢!”
“我知道。”鹰面男人漫不经心地,拿起手旁的空杯子,递到凯文面前,示意他倒酒。
凯文不想屈从。但随着鹰面男人的目光逐渐锐利,他忍了又忍,还是拿起酒瓶,给鹰面男人倒满。
“偶尔也依靠一下我,让自己轻松点,不是更好吗。”
鹰面男人自顾自地和凯文放在桌上的杯子碰了一下,翘起唇角,“去吧,祝你得胜。”
一品狂妃 小說

夏清阳的决斗虽然结束了,但她和佩拉尔说了一声,留下来,看了下一场凯文的决斗。
凯文的对手是一位魔法士。
机甲大战魔法,足可想象这一场战斗有多炫酷。
观众们果然被点燃了全部热情。这一场决斗的赌池总额,也飙升到了惊人的地步,足有夏清阳刚才那一场的几千倍。
“羡慕吗。”佩拉尔看着夏清阳。
他发现夏清阳的目光,一直看向场中得胜的凯文,还以为她是向往这种场面,于是笑道,“只要能打上地表,你也会有这么一天的。”
有了昨天的那场比试,夏清阳现在在佩拉尔心目中,就是和凯文实力接近的强者。
夏清阳没回应,半晌才微微蹙着眉:“他怎么对战得这么消极。”
“你说谁,凯文吗。”佩拉尔转头。
他望见凯文从机甲里跳下来,身影在场地中弥漫的硝烟里若隐若现。
说实话,他只能看出刚才那一场战斗场面宏大,令人震撼。看不出什么消极不消极的。
不过既然是夏清阳这样说,那或许是她瞧出什么来了吧。
佩拉尔:“也许是今天这个对手,不需要他用出全部实力?”
夏清阳摇摇头,却没解释。
她说的消极,不是指凯文。
凯文是使出了全力的。她能看出来。甚至,他的认真程度,比昨天和她对战时更甚。
但他的对手,那个魔法士,不知道为什么,对战的态度很消极。
“回去吧。”
夏清阳主动伸出胳膊,让佩拉尔给自己带上镣铐。

胜了七步杀,夏清阳自然就直接升入了负七十层。
这一步跨越很大,虽然在观众们眼里不算什么,但在犯人们之间,还是流传出了名头。
三天后,有人约见夏清阳会面。
夏清阳以为佩拉尔给她带来的是下一场决斗的消息。
却不成想,会面室的门开,她见到的是一名穿着礼服戴着礼帽的中年男人。
“这位是史密斯先生。史密斯先生,这就是您要找的,编号F10028的犯人。”负七十层的狱卒简单介绍了一下,就关门离开。
夏清阳敛去眼里的惊讶,心里对史密斯的来意有了基本的推断。
果不其然,史密斯绷着脸,让自己的助手跟夏清阳说明了原委——
就和夏清阳猜得差不离。史密斯是来商量资助她的事的。
是的,第一个想当夏清阳金主的,就是眼前这位满脸不情愿的史密斯先生。
助手滔滔不绝地说完诸多好处后,翻开桌上的条款书,往前推了推,让夏清阳看看有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夏清阳走到桌边,垂眸一看,这几项条款列的清楚明白,宗旨就是把她捧上0层。
上面写着,期间的各种装备、武器、修炼秘籍等开销,全都由史密斯包揽。对决对手也全部由史密斯安排。登上0层之后,史密斯还将为她提供最高档的住所和各种优质待遇。
而相对的,她以后要听史密斯先生的话,为他马首是瞻,献上她自己的全部——包括但不限于精神和肉体。
当然,条款书上没有写的这么直白,但意思就是这个意思。
毕竟栽培一个犯人,除了给自己找乐子之外,还要发挥出犯人最大的价值。尤其是对于史密斯先生这种,想挤进上流圈子的人而言。
为他杀人、背锅、乃至于性贿赂,恐怕都是这其中比较轻巧的任务了。
“如何?没有需要修订的地方的话,就把这个签了吧。”
助手甚至直接把签字笔推到了她面前,“签下它,你的牢狱生活就告一段落了,你将不再是以‘犯人’的身份活在这魔塔之中,而是史密斯先生亲密无间的伙伴。登上0层以后,你还可以受到无数人的敬仰和追捧,过上比你在魔塔外还要逍遥的日子。”
夏清阳没有坐下,也没有碰他推来的笔。
助手一顿:“或者,对这条款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没关系,都可以说,我们史密斯先生对待伙伴都是十分大方的。”
伙伴?说得真好听。
这是在买家畜。
原来这就是魔塔里,金主和犯人的关系吗。
夏清阳抬眼看向自始至终未发一言的史密斯。
史密斯回视着她,那眼神就仿佛在说,别不识好歹,给你脸就赶紧接着。
——事实上,若非不得已,史密斯是万不想和夏清阳谈合作的。
毕竟她先是杀了他精心培养的苗子,让他之前投入的精力财力全都付诸东流。又干掉了他安排来报复的七步杀,害他被朋友笑话。
然而他的评估师告诉他,鬼步女的培养价值很高,实力很可能不止于此。
为了手里能有个0层以上的犯人,当作打入上流圈子的筹码,他姑且忍下了,叫助手拟了条款过来。
史密斯认为魔塔里的犯人,尤其是地表以下的犯人,在听说有金主愿意资助自己的时候,都应该感恩戴德地马上接受。
没错,就和夏清阳想的一样,史密斯觉得,金主和犯人,就是人和家畜的区别。
人和人之间是平等的,有交易可谈。但谁见过人和家畜划对等的?